一篇不好听的命题作文

No Comments

然而我们可以试着站在音乐人的立场说两句:不是忠于自我才是创作的好境界吗?火星电台想唱成民谣腔还是电子嗓那不该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吗?对于听歌的吃瓜群众而言,觉得好听就多听,觉得没共鸣就关掉,好像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从现在听歌越来越垂直细分、私人化的趋势来看,“买卖双方”完全可以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但是说到底,没有吃瓜群众的基础,没有大众市场的传播,过于小众的流行音乐会失去存在的价值,虽然不至于一定要向市场低头,但这种情愿做一个命题作文般的作品也不愿意更通俗化处理作品的细节,是很危险的。

唱歌的时候,口音这件事重要吗?对很多人来说,如果听到一个歌手的咬字不顺耳,就很有可能不喜欢这首歌甚至这位歌手。这个问题,也刚好能解答为什么一些原创歌曲在地大物博的我国会有完全迥异的市场效应。

以民谣歌手为例,我曾经在此探讨过为什么民谣歌手们(不管他来自何地)都要直起舌头亮着尖音略带沙哑地处理咬字和唱腔,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民谣特有的发音已经与刻意模仿ABC歌手把d发成t、把t发成c并列成为接受度不高的风格。并不是对口音这个东西有什么个人意见,但在唱歌这件事上探讨的话,所谓传统声乐里的“字正腔圆”不无道理,良好的咬字和发音是诠释作品的重要前提——当然,这个课题自从周杰伦横空出世就已经有了新结论。那我们就换个角度:市场。既然是聊流行音乐,那么市场对作品的接受度成为非常重要的指标,请注意,我没有用“唯一”也没有说“标准”,毕竟艺术是需要多维度考量的。

我们先以火星电台最近为同名电影创作的新歌《陆垚知马俐》作为分析案例。火星电台十年来以与周迅、陈奕迅的合作而为人津津乐道,当年以新潮的电子风格加Bossanova把周迅塑造成了文艺且时髦的驰放女声,这是幕后力量取得的一场胜利。多年后再被陈奕迅钦点合作《米·闪》专辑,火星电台的段位已经不同于往日,为Eason制作了“米”的部分,意为充满着生命能量,《娱乐天空》等一串佳作都很精彩。

《陆垚知马俐》显然是一篇命题作文,这个比硬广告还硬的歌名先天就克制了歌词的发挥空间,而火星电台也确实拿出了曲风硬朗的成品,咬字完全处理成了典型的北方民谣腔,这样的呈现,使得长江以南的听众在前奏结束、歌声响起时就产生了巨大的疏离感——“对不起,这个歌我没有共鸣”。更有趣的是,如果你认真地看过歌词,就会发现这首歌除了标题之外,其实完全可以独立成篇,甚至根本就是一首完整的鸡汤式疗伤歌。于是我们立刻明白了,“高级订制”不是这首歌的硬伤,致命的是这首歌从创作之初就剑走偏锋,舍弃了最广阔的大众市场。

然而我们可以试着站在音乐人的立场说两句:不是忠于自我才是创作的好境界吗?火星电台想唱成民谣腔还是电子嗓那不该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吗?对于听歌的吃瓜群众而言,觉得好听就多听,觉得没共鸣就关掉,好像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从现在听歌越来越垂直细分、私人化的趋势来看,“买卖双方”完全可以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但是说到底,没有吃瓜群众的基础,没有大众市场的传播,过于小众的流行音乐会失去存在的价值,虽然不至于一定要向市场低头,但这种情愿做一个命题作文般的作品也不愿意更通俗化处理作品的细节,是很危险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